字節跳動商業化團隊迎撤城裁員「寒潮」

過去是跑馬圈地要規模,現在是“去肥增瘦、降本提效”。

互聯網公司紛紛調整求變,戰略變化背后公司的組織框架、人員結構也隨之調整。

日前,有字節員工在職場APP平臺爆料,公司商業化團隊正在調整中,“溫州都裁完了”,有字節員工稱“各大直營中心和呼叫都要裁30%-70%”。

據《豹變》了解,字節跳動商業化團隊的確正在撤城裁員。國慶節前后,河南洛陽直營中心已先行撤裁。10月12日,溫州本地直營中心火線撤城,成為浙江第一個撤城的區域,除了十來人的本地生活業務團隊被保留負責善后外,其余100多人被限令2天內辦理完離職手續。預計到10月底,字節金華商業團隊也將完成撤裁。

本地直營中心是字節跳動過去幾年在經濟較為發達省市設置的商業化機構,主要負責當地抖音、頭條等熱門字節系APP的廣告銷售業務,面向當地的中小企業。此番撤裁前,字節在全國華北、華東、華南區域有20多個直營中心。除了廣告銷售,直營中心同時也承擔一些字節商業化創新業務先行先試的職能。

去年年底開始,字節對商業化團隊進行了一系列的組織架構、業務范圍調整。據《豹變》了解,溫州本地直營中心最賺錢的電商業務被拿掉,交給了大眾消費業務線,導致本地直營中心的業績頹勢,最終率先撤城裁員。

1、火速撤城裁員

有員工在被通知撤裁的前一晚發現了不尋常。

10月10日晚,字節跳動溫州城市總經理在公司群里通知11日早上開全員大會,并且不準請假。以往,此類通知一般由負責組織會議的員工發布,城市一把手親自發布會議通知的情況并不多見。

10月11日,圓心一到公司,就看到了很多陌生面孔,在會議室進進出出。后來她才知道,他們是字節商業化浙江一把手、HR負責人,以及從外地抽調來支援溫州撤城的HR們。

簡單鋪墊后,會議就進入了正式議題——字節浙江區HR負責人宣布溫州本地直營中心撤城的方案:10月22日之前完成撤城,員工按N+1賠償,法定年假按雙倍工資結算。

夏宇回憶方案公布后的會場,員工們顯得相當平靜,“今年已經有100來人陸陸續續離職了,差不多每天都有人走,可能大家都有心理預期。”

今年1月,字節跳動將商業化銷售體系中原本的KA(全國大客戶)、LA(本地大客戶)和SMB(中小客戶)三條業務線進行合并,按照字節廣告客戶所在的具體行業,劃分出了7條新業務線,分別為:大眾消費業務、垂直業務、內容消費業務、投資消費業務、本地直營業務、渠道銷售管理和呼叫中心自助產品。

在調整中,本地直營中心最賺錢的電商業務被拿掉,交給了大眾消費業務線。本地直營業務線難以支撐其過往的業績。在此之后,很多直營中心的業務量嚴重萎縮,有的不及過去的十分之一。

撤裁會議結束后,HR們就分成幾個會議室,流水線辦理員工離職手續。夏宇透露,過去可能要一兩天才能辦完,現在一兩個小時就搞定了。實際上大部分人都只拿到N+1的補償,比此前教育條線裁員N+2的補償方案少。因為公司默認員工請假時先使用法定年假,很多員工剩下的多天假期都是福利假,不能折現。

會上宣布的最后撤城時限是10月22日,但在HR的強力催促下,絕大部分人在10月12日辦完離職手續。

夏宇笑稱,不愧是互聯網大廠,連裁員都這么高效。巧合的是,就在這前后,字節跳動校友會宣布成立,定位類似字節離職員工的聯誼會。夏宇的同事表示,“離職了還想運營我們”。

2、持續動蕩,小城市的業績不好做了

在堅信擁抱變化的字節體系內,“變化”被認為是很尋常的,不過此輪調整,或許反映出字節商業化的深層變動。

此前,抖音、今日頭條上很多商品都是通過廣告投放方式,不需要跳轉直接進入詳情頁,以貨到付款形式售賣,這種叫做“魯班”的模式一開始就是由這些直營中心探索出來的。

溫州以皮鞋、服裝、皮具出名,依靠魯班業務,2020年溫州直營中心一個月能有四、五千萬的廣告收入,可以支撐200多人的團隊。

字節員工徐然透露,依靠“魯班”,電商業務對溫州本地商業化團隊來說比較賺錢,但是它在全國直營中心大盤子中占比不高,大部分還是那種頭部客戶貢獻的。

在溫州本地的客戶中,“魯班”業務雖然數量大,每單收入不高,它導致的客訴很多,投入產出比并不高。這成為一些員工猜測公司將電商業務轉交給大眾消費業務線運營的主要原因。

如今,大眾消費業務線的模式變成了主要與代理商合作,員工只負責銷售開戶,剩下的運營工作都交給代理商,人力成本上減少了很多。徐然透露,年初分割后,承接了業務大頭的大眾消費業務線有30多位員工,但隨后,大眾消費線的員工也陸續離開,減到了10余人。

為了挽回本地直營中心失去電商業務后的頹勢,字節商業化又做出了一些改變,但收效甚微。

隨著頂層事業群的調整,地方上也迎來了人事的大變動。

據上述職場APP爆料,此前,溫州直營中心的管理層一直被詬病狼性不足,在這輪變動中,溫州原來的業務中層管理人員,基本都被“干掉了”,集體換裝杭州空降的管理層,希望能用杭州鐵軍點燃溫州的戰斗力。但是事與愿違,此舉不僅未能改變頹勢,還造成更大范圍的內卷,不少中層、骨干眼看晉升無望,要么轉崗、要么離職,導致城市業績的進一步下滑。

以至于在撤城前夕,溫州直營中心在全國的業績排名墊底,也就在全國率先撤城。

3、本地生活業務半途折戟

本地生活業務,原本被視為挽救字節商業化本地直營中心的最后一根稻草。不過這根稻草,很可能也靠不住了。

所謂的本地生活業務,就是主打吃喝玩樂,對標美團的業務線。基于抖音的興趣推薦機制,這類內容很容易在抖音上成為爆款,對應的門店就會被更多消費者打卡,因此也被視為字節商業化的下一個征途。

從去年年底開始,字節全國20多個直營中心All in本地生活,所有資源向本地生活傾斜,并大量從同業公司挖人,很快組建了本地生活團隊,并投入大量流量、人力物力免費幫愿意第一個吃螃蟹的商家做推廣。

“很忙,愿意在抖音做推廣的商家很多,但都是免費幫商家做的,公司并不賺錢。”員工小洪說。

也因此,本地生活的創新探索,在今年二季度暫停了,僅保留上海、成都、北京等五座城市作為試點,希望等模式成熟后再在全國推廣。

暫停鍵按下后,本地直營中心有過短暫的迷茫期,不過沒多久,本地生活業務又重啟。重啟后要求客戶在獲得推廣扶持的同時,也投入一部分廣告推廣預算,以緩解本地直營中心的經營壓力。另外,還同步培育本地服務商,希望能借助他們的主播、設備、場地等資源,減輕本地直營中心的人力壓力。

“之前很多本地商家開直播賣團購券,是直營中心的員工親自播的,很累,有的員工為了沖業績也會刷單、掛機直播。但是換成服務商,有的效果可能還不如我們。”小洪說。“現在要商家配合投放流量,還要給套餐優惠價、服務商抽傭,有的商家比較抵觸,也不愿意做。”

小洪透露,之前其他城市不重視本地生活,溫州的業績有幾個月還排名全國前列。但后來別的城市發力,溫州這塊業務的排名,也就下滑得厲害。本來還想著本地生活團隊能多留一些人,畢竟是未來的方向,誰曾想剛來幾個月,就被裁了。

據悉,直營中心的本地生活業務同步被裁,或許與字節頂層的調整有關。原先字節本地生活業務開拓由商業化條線來負責,但是現在可能由產品側來統籌,畢竟抖音一眾高管,之前都是產品側出身。思路變了,后續的玩法也要變,會更側重于做優質內容,商業化變現的事,則交給服務商。

互聯網人口紅利消失,外部監管環境趨嚴,或許,互聯網的氣候真的變了。潮起潮落,在降本增效、去肥增瘦的浪潮下,人效的考量變得更加殘酷,而一批互聯網員工或將淹沒其中。【責任編輯/常青】

來源:豹變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字節跳動商業化團隊迎撤城裁員「寒潮」
字節跳動:研發云固件已投入應用 全球首次實現服務器LinuxBoot產品化
字節跳動2022校招名額超8000人,覆蓋北京、上海等20余座城市
【IPO】字節跳動否認赴港上市 數據安全成中國互聯網企業最大隱憂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