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敢吹的新能源大王,失蹤了

上世紀90年代,他以一人之力,掀起了中國動力電池的發展浪潮。如今,他的故事已鮮有人知曉,江湖上也不再有他的身影。

一輛新能源車的成本,電池占比約三到四成。

全球新能源汽車市場井噴,正讓動力電池成為當下最為熱門的造富之地,并創造出一個又一個的產業與財富神話。

行業巨頭寧德時代自2018年上市以來股價增長了10倍,所造就的億萬富翁數量一舉超過谷歌等科技巨頭,創始人曾毓群更是以345億美元的身家超過李嘉誠,問鼎香港首富。

除了寧德時代,很多電池制造公司,以及產業鏈上相關公司的業績和股價也都一路飆升。

但很少人知道,最先講述汽車電池故事的,既不是曾毓群,也不是如今行業里能看得見的任何一個人。

這個人,在20年前就看到了新能源汽車的遠大前景。按當時的公開報道,他創造了該領域“多個第一”,包括世界上第一個100Ah單體容量鋰離子動力電池、第一臺鋰離子動力電池汽車等,他還因此被認定為“國寶”。

鼎盛時期,他曾放言要取代比爾·蓋茨做全球首富,讓中國電池征服全世界……

他就是鐘馨稼,中國新能源汽車電池領域最早的鼓吹者和造夢家。

2000年初,世界正籠罩在千禧年的喜悅之中,一則從廣東珠海傳出的消息,震動了整個電池行業。

一輛采用100Ah鋰電池的電動汽車在充電2小時后,續航達到383公里,一舉打破世界紀錄,而它的發明人就是鐘馨稼。

這一“壯舉”讓鐘馨稼一夜成名,也讓公眾開始關心他的故事。

時間回到1995年,正值國家大力發展鋰電池行業的關鍵期,頭頂“鋰電池研發專家”的鐘馨稼,被某領導看中并推薦,在珠海高新區三灶科技工業園建起了“瑞星生命源電池實驗室”。

從此,鐘馨稼開始了一個接一個的電池神話。

1996年,他對外宣稱自己成功研制出世界上第一個單體容量90Ah生命源鋰離子可充電電池。一年后,世界首個動力型鋰離子可充電電池也在這里問世。

1998年,他又制造出單體容量100Ah車用鋰離子動力電池,并裝車試用。

雖然這項研究成果,在試駕時發生了自燃,讓鐘馨稼丟了臉面,但他并沒有放棄,還把那輛被燒的車和全部家當拉到深圳蛇口,決定換個地方重新來過。

短短一年后,他就把改良過的動力型鋰電池再次裝入那輛修好的車,這一次,小汽車終于在深圳飛奔起來,他的名聲也徹底打響。

1999年8月,雷天綠色電動源(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圳雷天)成立,鐘馨稼任董事長。有報道顯示,到2000年,深圳雷天已經開始向全球銷售800Ah的單體動力電池,而這些發明創造,全都出自鐘馨稼一人之手。

深圳出了個“天才發明家”,直接驚動了國家部委。

2001年,鐘馨稼被國家某部委列為“國寶”級電池發明家,由他研制的生命源動力型鋰電池也被列為“國寶”級產品。

該部委還發文,以“深圳雷天”為基礎,組建國家“863”計劃鋰動力電池研發中心,鐘馨稼則被指定為該研發中心主任和首席科學家。

2006年,鐘馨稼又宣布自己造出了世界上第一塊3600Ah及10000Ah單體容量稀土鋰離子動力電池。

同年,動力鋰離子電池被列為國家優先高效能源材料技術的發展方向,成了地方政府打造產業、創造政績的必爭之地。

政策紅利之下,鐘馨稼更加炙手可熱,他先后與多個地方政府合作,畫下總產值500億元的項目藍圖。三年后,他還與中國香港上市公司首長國際前董事總經理曹忠合作,轟轟烈烈地展開了一場名為“驚雷計劃”的借殼上市運作。

鐘馨稼出電池技術,曹忠負責資本運作。2009年10月,雙方合資成立香港雷天,并借殼嘉盛控股在香港上市,二人為控股股東。

不僅如此,他們還拉來李嘉誠作陪。2010年1月,嘉盛作價2.9億港幣向李嘉誠配售4億股,4個月后,香港雷天與嘉盛重組上市,更名為中聚雷天,鐘馨稼任董事局主席。

在李嘉誠加持下,中聚雷天股價直線攀升,一度從每股0.4元漲到2.7元。

在鐘馨稼的自述中,曾經的自己宛如孤膽英雄,為研究電池耗費2個多億,家財散盡,妻子也離他而去。

如今,公司風光上市,名利雙收,他終于迎來人生的“巔峰時刻”。

中聚雷天前員工回憶,那些年,鐘馨稼意氣風發,經常向員工炫耀,自己創下了多項世界紀錄,聯合國前秘書長安南專門給他發過賀電,比爾·蓋茨也打過電話向他討教經驗,他不止一次放言,他取代比爾·蓋茨成為世界首富,指日可待。

2011年,鐘馨稼宣布,投資3億美元在美國加州開設柴油休閑車制造公司,生產全電休閑車和快速充電系統,還在加州大學河濱分校創建鐘馨稼全球能源中心,儼然要把電池帝國擴張到全世界。

故事講到此處,看似完美且勵志,但這一切只是表面,神話崩塌要開始了。

夢想稀碎,從被罷免驅逐開始。

2011年,距離中聚雷天上市還不到一年,一則鐘馨稼和曹忠反目互撕的消息沖上財經新聞頭條。

鐘馨稼爆料,當時的“借殼上市”就是個騙局,曹忠用所謂幫代持股票的名義騙取了他的信任和大部分股票;而曹忠則爆料,鐘馨稼的技術發明都是假的,根本沒有按照合約給公司供貨。

曾經的好搭檔相互揭短,矛盾愈演愈烈。2011年4月,中聚雷天發布公告,通過股東特別大會投票罷免鐘馨稼,并將公司更名為“中聚電池”,徹底斬斷和鐘馨稼的聯系。

隨后,鐘馨稼做出反擊,向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中聚電池的全資子公司中聚雷天能源技術有限公司違約,索賠1.86億人民幣。中聚電池也不甘示弱,反將一軍,指出鐘馨稼向法院提交的3份關鍵文件系偽造,并向相關執法部門報案。

2013年3月,據媒體報道,中聚電池公布,收到法院的裁定書,其中包括接納鐘馨稼公司的撤訴申請,產生的相關訴訟和鑒定的50余萬元費用均由鐘馨稼承擔。這場官司孰是孰非,一目了然。

鐘馨稼締造的神話坍塌看似偶然,其實一切早就有跡可循。

比如他自稱比爾·蓋茨曾給他打電話,就有員工質疑,“鐘馨稼不會說英語,難道比爾·蓋茨在電話里,跟他說普通話?”

當然,最關鍵的核心在于,他自始至終都沒能回答外界關心的一個問題:

生命源鋰動力電池的技術原理到底是什么?

無論故事多么動聽,歐美國家數十年花上百億都沒攻克的難題,就這么被鐘馨稼一人接連攻克,難免不會引來諸多質疑。

2000年,深圳市兩位專家要求對稀土鋰離子動力電池的生產進行全過程的監督檢測。檢測之前,鐘馨稼與他們簽訂保密協議:只許看,不許記錄。北京專家組來檢查時,提出要到生產車間走走,被鐘馨稼以商業機密為由回絕。

一波波神秘操作下,時至今日也沒人能說清這些稀土鋰電池是從哪來的。

面對種種質疑,鐘馨稼也有過回應,不過他將一切歸結為國內檢測技術低端:

“尖端的技術被大眾接受需要一個很長的時間過程……國內檢測機構并沒有這個水平上的先進檢測設備,讓這樣一種世界頂級的電池技術無法真正應用到國內電動汽車行業的發展中去,這是怎樣一種悲哀?”

半遮半掩下的雷天電池,最終沒能通過官方性能檢測認證,這直接導致一汽集團在試用雷天電池后選擇放棄采用。2008年北京奧運會電動車采購招標,雷天電池也因同樣的原因落選。

那些年,雷天與地方政府合作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似乎也在進一步印證外界的質疑和猜測。

從2002年之后的7年間,雷天涉及的投資項目多達8個,投資總額達數百億元人民幣,絕大多數項目都以爛尾收場。與雷天有過合作的地方政府和企業,不是大呼上當,就是對這段過往閉口不提。

2002年,深圳雷天與廣東廉江市政府簽署協議,打造雷天納米高科技產業園區,項目首期投資6.3億元人民幣,預期首期建成后年產值可達31億元。

不過,僅僅7個月后,該市政府網站上就刊登了一則消息,稱有關項目首期投資僅1000萬美元,與半年前提出的6.3億元不符。

此后,該市政府網站上再也沒有出現過與深圳雷天有關的新聞。

2007年,深圳雷天與吉林遼源市政府合作,在該市經濟開發區建設“東北雷天新能源產業園”,年產150億Ah鋰離子動力電池,首期年產70億Ah。

一年后的產出結果卻很打臉:原計劃年產150億Ah,2008年卻變成了80億Ah;計劃中首期產能70億Ah,實際上卻只產出2億Ah,雙方合作也因此不了了之。

政府洽談,項目上馬,對方投錢、鐘馨稼出技術,產能不達標,合作告吹,細數鐘馨稼參與的各個項目,幾乎都是這個“套路”。在合作初期大張旗鼓后,再無下文。

中航鋰電前總經理王崇嶺曾在一次接受采訪時,被鐘馨稼打來的電話打斷,他在電話里讓記者問問王崇嶺“中航鋰電有今天是否是‘雷天’給的?”

“你問問鐘馨稼給的是哪項專利?鐘馨稼弄來的那些設備沒有說明書,然后他也不管了,騙了我們3000萬,我們當時投了一個億,都白投了。”王崇嶺相當惱火。

當初讓鐘馨稼一步登天的國家“863”計劃后來也發聲,聲明雷天已不再承擔國家相關研究的安排,其接下來的任何動作與“863”計劃沒有任何關系。

聲名狼藉的鐘馨稼也曾為自己辯白,稱自己只不過是地方用來招商引資的一枚棋子,他做什么不重要,只需要迎合對方好大喜功的口味,被利用完就再也沒他什么事。

但此時已經眾叛親離的鐘馨稼,根本沒有人在乎他的聲音。一場轟轟烈烈的電池神話,最后只剩他一人扮丑角。

被逐出中聚雷天后,鐘馨稼回到最初的起點——深圳,將原先在深圳注冊的公司更名為溫斯頓電池制造有限公司。新聞上沒有再出現過他的任何新發明創造,時不時傳來的只有他“破產”的傳聞。

在他“消失”之后的十年,中國鋰電池開始百花齊放,集體上升。

寧德時代、比亞迪、中航鋰電……在多年蓄力之后迎來集體爆發,從電池起家,又將觸角伸向了新能源汽車有關的所有產業鏈。

和技術出身、穩扎穩打的曾毓群們相比,鐘馨稼人生跨度之大之離奇,比電影還精彩。

對于自己發跡前的一段歷史,他諱莫如深,只留下一些信息碎片。

1957年,鐘馨稼出生于廣東廉江的一個中醫世家,在他的自述中,自己早慧,12歲便開始一邊學中醫,一邊研究無線電,沒零花錢就組裝音響去賣,換錢買書。

青年時代的鐘馨稼,先在家鄉一所藝術學校學舞美設計,又去廣東醫學院學了中醫。不久后,“文藝青年”小鐘投身文藝界,做起了導演。

或許是文藝圈的風浪太大,沒過兩年,鐘馨稼就徹底轉舵。

1981年,他應聘到老家湛江一所鉛酸電池廠做工人,也有報道稱,他直接當上了廠長、總工程師。不到一年,鐘馨稼就稱自己發明了人類第一個免維護鉛酸電池。

但熱乎勁兒還沒過去,鐘馨稼又調轉方向。

在他的自述里,1983年,他開始創業,做起錄音帶,還創辦了中國首個中外合資錄音機生產廠。

兩年后,鐘馨稼又逐夢海南島,跑去海南倒起汽車,但這次沒那么好的運氣。據香港股市評論家江小魚披露,在海南,鐘馨稼因走私汽車被捕入獄。不過兩年后他被判無罪釋放,還獲得了7萬多元的冤獄賠償。

這一年,他不過30歲,走過的路已經比很多人一生還長。

出獄后,鐘馨稼突然對佛學有了興趣,剃度出家,當了和尚。

1989年,他在報紙上看到一則原油能源危機的消息,按捺不住大干一場的心,還俗做起鋰電池,這才有了后面的故事。

出家的經歷雖然短暫,但對鐘馨稼產生了極大影響,他將自己之后大起大落的人生都歸結于“神的指引”。

“我沒有學過彈鋼琴與小提琴,但是我拿到鋼琴就會彈歌曲,拿到小提琴就會拉,是因為我一直把佛學融入到人生中去。”鐘馨稼曾對外稱。

在媒體的報道中,鐘馨稼有許多古怪之處:他瞧不上讀書人,也不看電池專業書籍,是“神的指引”才讓他有了源源不斷的靈感;計算機開始普及后,鐘馨稼鼓勵員工繼續用算盤;因為喜食家鄉的湛江雞,他在廠房里放養了很多雞鴨,客人到訪,就讓廚師做家鄉菜大宴賓朋。

鐘馨稼曾信誓旦旦地說,他發明的新能源汽車電池在全球是最好的,好到50年后也不會被趕超,好到全世界的人都會看用中文編寫的鐘氏生命源稀土鋰電池說明書。

如今聽來,這一切就如黃粱一夢。

他名下僅存的溫斯頓電池制造有限公司,已更名為“東方醒獅”。若不是特意尋找,你很難發現鋰電池行業還存在這樣一家公司。

公司官網上,他們高喊“東方醒獅,承載著中華民族綠色產業科技創新的雄心壯志”,賣點還是鐘馨稼十年前的生命源鋰動力電池。

在官方宣傳片中,今年已經64歲的鐘馨稼以“鐘院士”的身份不時露臉,繼續述說余夢。

事后看來,鐘馨稼造電池完全是個經不起推敲的故事。但就是這樣一個背景離奇的人,拖著一家遠非國內500強的企業,不僅屢屢捆綁政府,撬動大規模的投資,還能讓李嘉誠這樣的大佬涉身其中,讓人細思極恐:

這是一場精心謀劃的技術騙局,還是局中人各取所需的資本游戲?

從英雄到小丑,神話破滅后,這位曾經的“電池大王”,只留下了一個笑話。

而資本市場上相似的故事,到今天還在不斷上演。【責任編輯/李小可】

來源:華商韜略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中國最敢吹的新能源大王,失蹤了
電池有問題?寧德時代被曝強制員工購買特斯拉,官方回應了
一月兩炸!9100億寧德時代還好嗎?
寧德時代或為蔚來固態電池供應商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