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言明星被喊話配合P2P清退 厘清權責存難點

“剛開始試點,公告不是給投資人看的,是給明星看的。截至目前還沒有明星聯系他們,請投資者人不要著急。”

2月3日,經濟觀察報記者以投資人身份致電咨詢北京朝陽區金融糾紛調解中心獲得相關工作人員如是答復。

此前的1月29日,北京市朝陽區金融糾紛調解中心在微信公號發布《關于要求P2P網貸機構廣告代言人配合落實風險化解責任的公告》(下稱“公告”),引起很大關注。

上述公告喊話,網貸平臺相關廣告代言人盡快聯系我單位就相關問題進行說明,并配合開展網貸平臺清退工作。如未在2月10日前取得聯系,將依法追責。

盡管各類明星在投資人維權聲討中身陷輿論風波,僅道歉是否足夠,有無退還代言費等情況更是不透明。上述公告,是否意味著明星代言要連帶承擔相應責任?

此前,警方曾要求部分網貸高管及業務人員退繳工資、提成、績效工資等違法所得,成為全力追贓挽損保護投資人合法權益的手段之一。

2021年1月15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新聞發布會上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陳雨露表示,2020年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取得重要階段性成果,P2P平臺已全部清零,各類高風險金融機構得到有序處置。此前,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曾公開表示,截至2020年6月,網貸平臺還有出借人的8000多億元沒有回收。

罕見直接喊話明星配合清退

“明星代言P2P,羊毛出在羊身上。”肖立是注冊在朝陽區的“人人貸”的出借人,他對于上述公告的態度顯示出無奈的樂觀,“當時如果不是張姓明星代言背書,自己也不會關注到網貸行業。現在起碼說明追查是在進行的,加上一直在公布逃廢債人員名單開始走司法的程序,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上述相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也是剛開始試點,是在全國網貸行業追贓挽損路上走得最前的行動之一。記者了解到,在北京市朝陽區金融糾紛調解中心的官方公告號簡介為發布朝陽區處置非法集資工作最新進展,賬戶主體為北京市朝陽區金融社會風險防控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屬于機關法人。

上述公告稱,部分網貸機構為牟取不正當利益,聘請知名演藝人員、公眾人物作為廣告代言人,利用其影響力吸引投資人購買非法金融產品。上述廣告代言人未盡到合理的審查義務,作出不實宣傳,對損害結果的發生和擴大存在過錯,并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同時,公告指出,為維護投資人合法權益、推動P2P網貸機構風險出清,自即日起,請曾經或仍在涉P2P網貸廣告中,以自己的名義或者形象對相關產品、服務作推薦、證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即廣告代言人),盡快聯系我單位就相關問題進行說明,并配合開展網貸平臺清退工作。如未在2月10日前取得聯系,將依法追責。

經濟日報2月5日發表評論觀點認為,此次官方機構對網貸產品代言人直接喊話,并不多見。從公告內容來看,重在提醒曾經或仍在涉P2P網貸廣告代言人,及時就相關問題進行說明,并配合有關部門開展網貸平臺清退工作,這并非是直接的法律責任認定。但是,如果代言人不在規定期限“回話”,將被依法追責。

注冊在朝陽區的網貸平臺數量不少,記者查證,在此之前,北京市朝陽區金融糾紛調解中心公布了“人人貸”、“積木盒子”、“和信貸”、“網信普惠”、“達飛云貸”、“宜人貸”等平臺逃廢債人員名單,上述網貸平臺注冊地址均在朝陽區。

譬如,作為曾經最大的P2P平臺之一,人人貸邀請了老牌戲骨張涵予和實力唱將毛不易在2018年代言過APP;范冰冰曾代言網貸平臺紫馬財行,后者于2019年3月被北京朝陽經偵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立案;2015年明星趙雅芝曾以形象代言人的身份為鼎盛財富產品做宣傳支持。

代言人能否割席,

厘清權責存難點

回顧P2P火爆之際,諸多平臺重金邀請明星代言,讓互金圈和娛樂圈成了關系密切行業。

杜海濤代言的理財產品“網利寶”2019年出現逾期支付,警方對此案進行立案偵查;2016年3月1日,王寶強正式加盟團貸網,出任團貸網首席體驗官,并以形象代言人的身份進行推廣,團貸網在2019年3月爆雷;2016年小牛在線簽約“10億導演”大鵬董成鵬作為品牌代言人,深圳南山警方于2021年1月8日依法對小牛在線立案偵查……此類合作不勝枚舉。

“網貸平臺借助明星代言增加了自身品牌效應,明星們通過平臺獲得豐厚的代言費。當一方被另一方的負面消息拖累,被拖累的公關方式就是宣布合同到期或不存在合作趕緊撇清關系。”一位曾經在頭部網貸平臺負責市場營銷的人士告訴記者,“明星代言費千萬級別是常態,網貸肯花這筆錢就是倚靠明星背書,提升品牌認同,將明星粉絲轉化成潛在用戶。而明星和用戶之間的聯系就在于,高額的運營成本自然就攤在用戶頭上。”

記者輾轉聯系到一位正在為某涉及網貸代言明星的代表律師,對方表示授權業務不方便透露,但正在積極取證,配合相關部門溝通,也會在代言等正規合同下維護自身權益。“如果明星代言人盡到了合理、審慎審查義務,則可以主張自身不存在過錯,進而無需承擔法律責任。”

主持人汪涵曾因代言P2P平臺“愛錢進”陷入輿論風波,在產品傳出資金兌付困難消息后,據稱汪涵已就代言一事向有關監管部門進行過詳細情況說明,汪涵團隊表示對用戶“遭遇資金兌付困難感到十分痛心......也在盡最大努力,聯合相關部門督促平臺方解決”。

P2P平臺出事后,代言明星到底需不需要為平臺出事承擔責任?朝陽區金融糾紛調解中心公告中的將依法追責是指什么法?

記者采訪了解到,最難的點在于厘清各方權責,焦點在于是否存在明知或者應知廣告虛假仍設計、制作、代理、發布或者作推薦、證明的情形。

記者從廣告法專業相關律師處了解到,根據《廣告法》第五十六條第三款規定:“對于關系消費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務以外的虛假廣告,廣告代言人明知或者應知虛假廣告仍代言的應當與廣告主承擔連帶責任。”因此,如果明星代言P2P時明知所代言的廣告屬于虛假內容,或代言時未對平臺盡到審慎注意義務,后期出現平臺“爆雷”造成投資者經濟損失,應承擔相應侵權責任。

上述廣告法專業相關律師坦言,代言行為給P2P平臺增信,會讓投資者誤認為該P2P投資平臺及產品很可靠,忽視投資風險。在發生風險時為了盡可能為投資者挽回損失,代言人至少應該承擔退還代言費、協助追討投資損失等責任。

深圳己任律師事務所律師鄒雯告訴記者,“不能一概而論,需要審查明星做代言的時候有沒有盡合理的審查義務,如果明星可以舉證其已經盡到合理的審查義務,比如要審查企業的資質,審查企業經營合法性的相關資料,廣告法還要求要對商品或者服務進行前置性的體驗等等,可以免責。但是對于P2P公司而言,其企業性質就決定了有風險,更穩妥的方式應該先聘請一個第三方機構做出風險評估,再基于評估結果做出是否代言的決定。”

在實際判例中有一則案例警示,2016年“中晉系”投資理財產品爆雷,投資者將代言國太投資(中晉系)的“九球天后”潘曉婷告上法院。最終上海二中院認為,僅憑趙先生提供的廣告視頻,難以直接認定潘曉婷對涉案廣告為虛假廣告存在明知或應知的情況,也沒有證據證明潘曉婷牽涉在集資詐騙罪中。潘曉婷已提供證據證明盡到了審查義務,在衡量潘曉婷的過錯時,應當以一般普通人的注意義務作為衡量標準,而不應當以事后刑事案件的結果來倒推審查的義務。由此,難以認定潘曉婷在本案代言中明知或應知廣告內容虛假。最終,上海二中院終審判決駁回要求承擔連帶責任的訴訟請求。

上述廣告法專業相關律師十分認同北京朝陽區金融糾紛調解中心公開通告的做法。在他看來:“網貸機構的廣告監管部門多為網貸機構屬地市場監管部門,一般情況下無法與明星廣告代言人取得聯系開展調查。若有權威機構出門形成追責效應,將為P2P后續風險化解帶來極大的正面追損作用。”【責任編輯/林羽】

(應受訪者要求,肖立為化名)

來源:經濟觀察報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代言明星被喊話配合P2P清退 厘清權責存難點
P2P爆雷,明星代言人惹禍上身
P2P網貸廣告代言人需配合開展清退工作
清零之后 銀行系“類P2P平臺”命運幾何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