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租房爆雷,房東圍堵總部,CEO凌晨發公告

近年來,長租公寓爆雷不斷,而這一次,蘑菇租房也出事了。

近日來,因為平臺租金提現延期已長達近2月,蘑菇租房上海辦公室門口全國維權房東聚集近數十人,質疑其資金去向。

2月4日凌晨,通過其員工,蘑菇租房創始人兼CEO馬曉軍給房東方發出公告,表示由于2019年初融資未到位,加上戰略失誤、人力成本激增,公司陷入經營危機;受疫情影響,公司核心團隊停薪、員工欠薪緩發、創始團隊向銀行貸款、向朋友借款籌資了千萬元加上機構股東貸款支持。

馬曉軍稱,本來已吸引了2家戰略投資方有意向投資,其中1家已經走到簽字打款流程,由于近期部分提現延遲到賬,以致大量公寓商戶上門催討,在蘑菇租房上海總部造成突發性恐慌擠兌,直接導致談好的投資方信心喪失。

公告中馬曉軍表示,公司高管不會離開上海,隨時配合相關部門調查,將盡最大努力配合投資的相關談判,希望房東方能夠給一些時間,讓蘑菇租房能夠與潛在資方、并購重組方的談判提供一個平穩的環境,撐過難關。

蘑菇疑似爆雷,或許早有端倪

張女士是蘑菇租房深圳的房東用戶,她在2016年就開始使用蘑菇租房,6年來一直使用正常,且一般都是次日達。

沒想到1月7日,張女士再次提現時,資金卻沒有按時到賬。

“剛開始蘑菇方面說是可能要過兩天才能到賬,所以我們就信了。結果到1月28日左右,我就看見深圳房東群里有人說他們已經提現20多天都還沒到賬。我一查流水,確實我們20多天賬都沒到,1月7號到現在,大約有12萬沒到賬。”

張女士表示,2月2日從深圳飛往上海,結果到了現場更是懵圈。“這一層都沒人了,只有兩個員工在那里坐著。”

蘑菇租房現已無人辦公

現場的工作人員自稱是蘑菇租房的行政人員,但也并未對此事做過多解釋。

據獵云網了解,上一周蘑菇租房辦公室仍有人辦公,但隨著近日來,全國各地前往蘑菇租房總公司的維權人員開始陸續增多,辦公室已呈現空置狀態。2月3日現場維權人員已高達近40人。

在場的房東告訴獵云網,早在幾天前,蘑菇租房的客服電話仍可以陸陸續續打通,對方表示等兩天就會到賬。

“同為創業者,大家都知道不易,能理解,但沒想到今天會是這樣的結果。”張女士對現場蘑菇租房的處理態度很是不滿,在她看來,不過就是拖延時間。維權期間,偶爾會看到有員工前往辦公室拿個人用品,其余時候都是空置狀態。

來自成都的公寓創業者小丁告訴獵云網,2018年公司為了在管理房源的同時優化管理,方便房屋合同簽約線上交租金,就和蘑菇租房展開了合作。

在受訪者提供的“蘑菇租房服務協議”上,合作內容上標明,甲方購買對應會員產品及服務后,可將享有出租權/轉租權的房源錄入“蘑菇租房”平臺,由乙方提供平臺服務支持,委托乙方及提供服務的第三方開通電子合同服務并生成電子印章,委托乙方及其子公司、與乙方合作的持有支付業務許可證的第三方機構提供在線交易服務。

公司與蘑菇租房合作的方式非常簡單,簽訂協議后按照協議,平臺繳納年費,蘑菇租房為公寓提供經營管理賬號,由公寓方面把租客的信息和房租錄入平臺,租客將租金打到平臺賬戶,公司通過平臺提現。

小丁表示,之前租戶通過平臺轉了租金后,房東可以當天提,第二天就會到賬,但是今年七八月過后就開始延遲了。“那個時候延遲兩到七天不定,持續了一個月后和成都蘑菇負責人商量T+4。”

延遲到賬也讓小丁等人心生疑惑和擔憂,向蘑菇租房討要說法。“他們當時給的解釋是,每個月他們平臺走賬比較多,然后免費額度只有一個億,超過了的話銀行會延遲,或者就是周末月底放假這些理由。”

因為合作多年,且蘑菇租房也是業內最早做SaaS的公司,小丁表示很難不信服。

“他們模式很簡單。從18年起收費,房東或者公寓租用他們的SaaS系統,根據房源間數收費,500間差不多是1萬一年,其中還有平臺需要使用的催租短信 、電子合同、 群發信息 、房源廣告等都是收費的,而且每個租戶通過平臺支付租金還有0.3%-0.5%的手續費,轉1000元有3-5元手續費。”輕資產的運營模式也讓小丁等人很難把蘑菇租房和資金問題產生關聯。

但是最近到1月份就直接無法到賬了,更有用戶在12月就已經沒有收到相關款項。越來越多的房東開始坐立不安,一邊房客在繼續交租,而另一邊房東卻越來越晚甚至都收不到錢。

2021年的蘑菇租房情況開始不妙。近兩個月來,其拖欠單個房東方的金額也從幾百元到上百萬元不等,蘑菇租房拖欠款項的背后,不少公寓也在面臨因此而導致資金鏈緊張甚至倒閉的困境。

小丁無奈地表示,我們就是老老實實掙點我們裝修管理的差價,從來沒想過蘑菇租房會走公寓爆雷的老路。“如果這個錢補不上,公寓公司資金鏈出現問題,導致破產,房東房租付不了,租戶押金退不了。”

對于房東方來說,當務之急就是蘑菇租房可以給一個確切的說法并去執行。張女士表示,即便蘑菇租房無法一次還清欠款,分期還款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這個資金漏洞蘑菇租房應該要補起來。

小丁表示,就其了解到受牽連的公寓成都就有400多家,目前已經有4-5個房東群,大概1000多家公寓和房東。“年底了全國公寓經營都不太好,空置率又比較高,要是再這么搞的話,會讓公寓人雪上加霜。這些都是公司的救命錢。”

現場房東結合目前的數據預測,蘑菇租房拖欠的款項很可能已達幾千萬乃至上億元的資金。但具體金額仍需官方公布為準。

法人變更、盈利成迷,資金去向仍然不明

公開資料顯示,蘑菇租房隸屬于上海朔羨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于2014年在上海創立,除了可以為公寓商家管理房源,還對接了流量、電子合同、金融、支付、大數據、智能硬件等多元化的產品服務。同時,為租客提供真實租房平臺,實現找房、簽訂電子租房合同、支付房租與水電煤等生活繳費、報修、投訴等全流程的在線解決方案。

目前,平臺匯聚超30000家公寓出租機構,入駐平臺房源超過400萬間。業務覆蓋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南京、天津、廣州、成都、重慶、西安、鄭州、武漢、蘇州、廈門、合肥、青島、東莞等近20個城市。

據悉,截至2018年C+輪融資,蘑菇租房陸續獲得平安創投、海通開元、螞蟻金服、KTB投資集團、云鋒基金、巨人創投投資。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蘑菇公寓CEO兼創始人馬曉軍為蘑菇租房最大股東,持股比例達42.86%,聯合創始人龍東平持股為3.65%。2021年1月13日,龍東平旗下新增上海谷風房地產營銷策劃有限公司,主營房地產開發經營、住宅室內裝飾裝修,但具體內容不詳。

值得注意的是,1月6日,上海朔羨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進行了工商變更,馬曉軍退出,新增許鐵根;1月9日,許鐵根成為法定代表人;1月10日,馬曉軍等六名董事從主要人員中退出。公司分別在1月8日和1月12日被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

與此同時,近兩個月以來,蘑菇租房給房東方的打款賬戶也由原先的上海朔羨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變成旗下完全持股的上海梯辟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事實上,早在去年7-8月份蘑菇租房開始陸續出現提現延遲現象發生后,就有部分房東方開始轉移到其他平臺進行電子合同的簽約和交租。

上海公寓管理者老馬表示,自己并不是很看好蘑菇租房的盈利模式。他認為,雖然蘑菇租房的SaaS系統是業內最佳,但是僅靠系統服務費用以及智能門鎖等設備的租賃買賣來產生營收并不足以讓蘑菇租房進一步發展。與此同時,在2019年6月份,老馬交付9千多元的費用之后,其房源在蘑菇租房上的租賃效果也遠低于前兩年免費的時期。于是在去年合同到期后,老馬拿回保證金,就毅然選擇了其他平臺。

在老馬看來,蘑菇租房靠融資燒錢而盈利不明朗的情況下,走到盡頭就是時間問題。

然而就在盈利模式不明朗的情況下,輕資產運營的蘑菇租房卻遲遲無法交付房東方租金,令人心生疑惑,平臺資金去向成迷。

截至發稿前,獵云網從昨天下午,多次致電馬曉軍和龍東平,但均是無人接聽。【責任編輯/慶華】

來源:獵云網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蘑菇租房爆雷,房東圍堵總部,CEO凌晨發公告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