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了、騙了、得到了:萬元會費與婚介App的“愛情故事”

《香港愛情故事》終于在一片“睇唔夠(看不夠)”的呼聲中,以Happy Ending收尾。這部TVB新劇展現了大城市中普通人的真實生活,也深受年輕人的追捧。

劇中,男女主角陳子朗與邱凱琪的上司盛曉彤(即Sophia)幾乎承包了大部分的笑點。熱衷在社交、婚戀App上結識“傾慕者”的她,遭“男友”以投資為名被騙幾百萬元,讓看客直呼:“有錢人的世界看不懂”。

實際上,隨著“蘇享茂事件”揭開在線婚戀平臺層出不窮的亂象后,近幾年關于在線“婚騙”的新聞也頻頻見諸各大主流媒體平臺,很多“大齡剩族”都發現網戀并不靠譜,網絡上難覓真情。

可就是這么公眾認為不靠譜的在線婚戀市場,仍有大量創業者、投資機構前赴后繼,投身于在線婚戀創業項目當中。極光大數據預估,2020年中國在線婚戀市場規模將達60億元;但同時,在線婚戀市場亂象叢生的新聞仍不絕于耳。

值得探究的是,在線婚戀行業究竟有什么魔力,能讓這么多創業者投身其中,而且似乎永遠有著掘不完的金?

服務“多金”者更容易賺錢

“我也覺得(在線婚戀)不靠譜,所以一開始并不看好這類創業項目,誰知后來……”

兩年前,從事軟件開發工作將近十年的吳躍騰,以技術入股方式成為深圳一家在線婚戀機構的合伙人兼研發副總。他告訴懂懂筆記,項目的發起人是自己的發小,盡管他對在線婚戀行業前景存有疑慮,但礙于好友盛情最終還是加入了團隊。

在項目婚戀App正式上線之前,這個團隊已經營著一個在線婚戀社區長達三年之久,推出婚戀App只為了鞏固社群用戶,推行會員年費制度,說白了就是想利用原有社區流量增加變現方式,“注冊的會員分金、銀、銅三大級別,年費分別為一萬、五千、兩千(元)。”

吳躍騰坦言,當看到產品經理設計的項目白皮書時,他心里頓時便涼了大半截。在他看來,這種看起來很“不靠譜”的婚戀創業項目,設置的會員門檻、收費竟然如此高,這無異于自尋死路。

“我當時覺得,公司應該先借助婚戀App聚攏流量,通過提供社交、婚戀免費服務,靠電商業務賺錢。”盡管帶著研發團隊硬著頭皮將App完成,但他并不認為會有用戶花錢購買如此昂貴的會員服務,“會員得到的服務,只是展示權重增加、無限制私聊、精準設置匹配條件等罷了。”

沒想到,當這款婚戀App正式上線并在原有婚戀社區開始推廣后,會員轉化的實際效果令人瞠目結舌。短短兩周之內,有近萬人在App上注冊成為用戶,有近兩百位用戶購買了會員資格。

僅上線當月,公司收取的婚戀會員費用就高達50萬元。由于剛開始的時候注冊用戶池資源有限(尤其是女用戶),團隊甚至發動了客服部門的女同事去充當App的“婚戀對象”,主動與注冊會員匹配、聊天,增加會員的信任度。

“付費的會員,基大多是是小有成就的企業主/高收入管理者,或者是外資企業的高管。”好奇的吳躍騰開始研究會員用戶群的畫像,發現無論性別、職業,大部分都是事業有成的大齡剩族,出手也比較闊綽。

他也曾作為“婚戀對象”與匹配的女會員聊過天。當問及對方事業小有成又如此“多金”,理應不缺傾慕的對象時,這位女會員的回答是:自己身邊的確不缺追求者,但大都是自己的下屬或者業務往來的客戶,門不當戶不對,身份、學歷與地位不相匹配。對方之所以注冊婚戀App并購買金卡會員服務,為的是利用大數據精準匹配合適的對象,尤其是各方面高于自己的男性。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她說平日里很忙,除了工作就是應酬,很少有時間參與社交,更沒有時間篩選對象,花錢買會員,就是希望將篩選匹配對象的工作托付給婚戀平臺。”

如果說社交應用服務的是90后、95后“打工人”,那么很多在線婚戀平臺主要服務的對象,就是“多金”的大齡剩族。而在線婚戀平臺的盈利途徑,一般也是以會員付費為主。

正是因此,婚戀App也漸漸衍生出了新的“價值”,而且成了創業領域經久不衰的生意經。

婚戀App成了“人脈工具”

“你知道嗎,想結識高端的人脈資源,不要去讀MBA,而應該上婚戀平臺。”

Allen是廣州一家金融機構的高級理財顧問,聊及獲取高端人脈的經驗,他面帶神秘地表示:在線婚戀App上可以找到大量出手闊綽、樂于投資理財產品的用戶。對他而言,在線婚戀App其實就是一個尋找資源、顧客的重要工具。

在幾大主流婚戀App上,Allen自稱是一名85后互聯網創業者,目前單身。但實際上,他是一位90后,3年前已經結婚,還有一對雙胞胎女兒。Allen告訴懂懂筆記,他在App上的信息除了照片是真的,其它幾乎都是假的。

“我花了一萬元購買了會員,App當然也不會逐一、仔細地審核注冊用戶信息,而我獲得的會員服務卻很豐富。”憑借著一張帥氣的形象照,以及精心設計的個人信息,他開始在婚戀App上不斷匹配異性用戶,最高峰時曾一周內同時和12名女性用戶聊天交流。

一開始,Allen就對匹配用戶噓寒問暖,展現自己“暖男”的一面,對方也絲毫沒有懷疑過他的目的和動機。而當對方開始對他產生依賴,經常主動找他聊天時,他便開始“潛移默化”地向對方推薦理財產品。

“推薦的理由,當然就是我和親友都投資了該項理財項目,收益不錯啦,所以才會推薦(給對方)參與投資。”由于他設置匹配對象的門檻,均為女性企業家、事業有成創業者,或者合資外資公司的高管,財力上相對雄厚,有一部分用戶很快就表現出投資購買理財產品的意向。

那么,匹配對象與Allen素未謀面,僅憑一張照片、幾日聊天就愿意投資理財產品,這是什么原因呢?

Allen透露,這些高收入群體對區區幾千、上萬元的投資,其實并不會在意,一兩萬元理財投入可以換取他的熱情陪伴、噓寒問暖,那份“溫情”可是大齡剩族最缺失的。

“其實在婚戀App上,我也經常會匹配到同道中人,有女性創業者借婚戀為名拉融資匹配到我這,也有中介銷售在線推銷豪宅、名車,還有年輕女孩兒在App上購買會員尋找機會傍富豪。”Allen表示,據他粗略估算婚戀App上至少有三成以上的用戶“動機不純”,純粹是為了尋找人脈資源。

在他看來,在婚戀App上推銷理財產品、銷售高價值商品,成功率明顯比上MBA培訓班高出許多。短短一年間時間,與他匹配、聊天的一百余位女性用戶中,有將近15%的人購買了他推薦的金融理財產品,其中最高的一位投資額為8萬元。

至于Allen所付出的“成本”,只有區區一萬元的會員費用,可見“性價比”之高。

根據易觀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目前主流在線婚戀平臺中,31歲以上用戶占比均在47%以上,這類用戶普遍擁有一定財力,也是發展高端人脈、尋求投資、轉化消費的主要目標群體。

最為關鍵的是,這個群體的情感生活較為空虛,愿意花錢買“溫暖”。

“利用婚戀App圈人脈、找資源的用戶的確有不少,其實對平臺而言并非是壞事。”吳躍騰的分析也證實了Allen的說法,他表示,對于自己所在的婚介平臺而言,無論注冊用戶的目的是婚戀還是找資源,只要付費購買了會員資格,平臺就不會過多干涉,“畢竟誰也不會和錢過不去嘛。”

可是,婚戀App上這些“多金”的單身大齡剩族,真的都渾然不知所匹配對象別有用心,動機不純嗎?

他們除了通過網絡認識異性、結交“可能存在的”結婚對象,就沒有別的目的?

“多金”剩族花錢找陪聊

“我也知道(婚戀App)這種處對象的方式,想找到真的、合適的人很難。”

84年出生的李佳(化名)目前是上海一家留學咨詢機構的營銷總監,年薪近百萬的她每天工作時間超過12個小時,可以說是一位996+金領打工人。因此,她很少有時間和機會參與工作之外的社交活動。

從前年開始,處于單身狀態的李佳面臨父母“逼婚”的壓力,為了兼顧工作和婚戀、社交,她開始注冊婚戀App,嘗試在網上結識戀愛的對象。為了增加對象匹配的準確度,提高展示的權重,她先后在三家婚戀平臺上花了近8萬元,購買了最高級別的會員資格。

“這兩年多時間,我遇到過借錢的騙子,也遇到過推銷金融、保險的銷售,還有純粹無聊騙人感情的……”她漸漸明白,婚戀App上虛情假意的用戶并不少,而且充斥著大量騙子與別有用心的人。可是,當會員到期時她還是會選擇續費。

在李佳眼里,續費婚戀App的高級會員,是大齡單身人士給予自己的一種心理安慰,甚至成為了一種生活習慣。除了婚戀App,她很難在其它渠道結識各項條件都相當的異性對象,依賴婚戀App意味著“脫單”還有一線希望,更能應付家人的責問(可以經常將一些匹配對象和家人研究參考)。

“要說在線婚戀服務全都不靠譜也不對,畢竟身邊的確有大齡單身的朋友在App上找到了另一半。”懷著從善如流的心態,李佳在婚戀平臺上漸漸變得“樂善好施”起來,只要聊得開心,只要對方的要求不過分她基本上都會盡量滿足。

李佳告訴懂懂筆記,婚戀App上經常有匹配的對象聲稱“公司資金困難”需要借錢周轉,只要是聊得來的,金額也不是太大,她都會“施舍”幾千元給對方,為其提供力所能及的物質享受,“對于我而言,婚戀App更像是可以發泄苦悶的平臺。”

作為企業高管、大齡剩族,工作、業績考核和世俗眼光給她帶來了相當大的壓力,但是她無暇找閨蜜好友發泄,也不能尋求上司、同時的理解,更不想面對家人、至親,于是只能在網絡、婚戀App里,尋找一些還值得傾訴的對象。

“盡管有的人是為了利益、資源,但畢竟對方會為了利益認真聽我傾訴,而且完全附和我的觀點。”李佳強調,最為關鍵的一點是在線婚戀平臺不占用自己過多時間,只需利用極有限的夜晚閑暇時間,動動手指即可隔著屏幕聊天、傾訴。

虛擬的網絡世界里,雙方素未謀面,彼此的生活、工作圈子也不同,更不至于將傾訴內容嚷嚷得滿世界都知道。盡管陌生社交平臺也可供這種傾訴的方式,但陌生交友不含利益,聊天對象較為主觀獨立,不一定會附和“多金”剩族的一切觀點。她也嘗試過陌生社交應用,但是聊了幾句就會“把天聊死”。

這也是李佳以及身邊部分“多金”大齡剩族樂意在婚戀App上尋找交流對象、尋找陪伴,同時尋求渺茫“脫單”機會的主要原因。

在《香港愛情故事》中,Sophia曾說過這么一句話:“他們(App上配對的對象)要的是錢,我要的是陪伴。一賣一買,我覺得很公平咯。”

結束語

這句話或許就是現實生活中很多“多金”大齡剩族的真實寫照,也是這些年來仍有大量創業項目投身婚戀中介服務的原因之一。無論是別有用心的用戶、單身大齡剩族,還是平臺的搭建者,在網絡婚戀的世界里都是各取所需,形成了看破不說破的默契。未來,這種需求隨著移動互聯網、5G以及AI等技術的推進,在各方資源、需求,付費購買服務的成熟趨勢中,或將不斷推漲婚戀消費的市場規模。

顯然,即便在線婚戀領域亂象叢生,但并沒有阻礙資本、創客將婚戀當成一門“好生意”且長做長有的趨勢。【責任編輯/林羽】

來源:懂懂筆記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愛了、騙了、得到了:萬元會費與婚介App的“愛情故事”

精彩評論

?